透码观当天是何生肖|香港总站透码

以案說紀

首頁 >> 紀律顧問 >> 以案說紀 >> 正文

如何認定因被勒索給予國家工作人員以財物?

文章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發布時間:2020-02-20點擊數: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曹靜靜

網友“小生”問:干部賈某為了調動工作請求單位領導幫忙,但是領導說“事情需要協調,很多地方需要打點”,于是賈某就給了這個領導8萬元錢。賈某的行為是否屬于行賄?還是屬于“因被勒索給予國家工作人員以財物”?

這里,我們通過案例一起來分析解答這個問題。

典型案例

趙某,系某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甲中心支公司副總經理。兩年前,時任甲市工商局局長的陳某(另案處理)因單位車輛定損問題給趙某打電話協調,雙方就此認識。隨后,趙某便在年底回訪等公司例行工作中與陳某熟悉。再后來,趙某向陳某提出調動安排其外甥女林某(某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甲中心支公司職工)進入甲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系統工作的要求,陳某稱“事情不好辦,需要花錢”。于是,趙某送給陳某10萬元現金。但截至案發,林某尚未進入甲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系統工作。

該案例與網友“小生”的問題很相似,關于趙某的行為是否構成行賄罪,有兩種觀點。一種觀點認為,趙某為了謀取不正當利益,給予國家工作人員以財物,應當以行賄罪追究其刑事責任。另一種觀點認為,陳某向趙某說明辦事需要錢,實際上是索取賄賂,根據我國刑法關于行賄罪的規定,因被勒索給予國家工作人員以財物,沒有獲得不正當利益的,不是行賄。

筆者同意第一種觀點。

為謀取不正當利益,給予國家工作人員以財物的,是行賄罪

我國刑法第三百八十九條第一款規定:“為謀取不正當利益,給予國家工作人員以財物的,是行賄罪。”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貪污賄賂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法釋〔2016〕9號),為謀取不正當利益,向國家工作人員行賄,數額在三萬元以上的,應當依照刑法第三百九十條的規定以行賄罪追究刑事責任。行賄數額在一萬元以上不滿三萬元,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依照刑法第三百九十條的規定以行賄罪追究刑事責任:(一)向三人以上行賄的;(二)將違法所得用于行賄的;(三)通過行賄謀取職務提拔、調整的;(四)向負有食品、藥品、安全生產、環境保護等監督管理職責的國家工作人員行賄,實施非法活動的;(五)向司法工作人員行賄,影響司法公正的;(六)造成經濟損失數額在五十萬元以上不滿一百萬元的。所以,從送錢數額來看,趙某送給陳某的10萬元錢和賈某送的8萬元錢都達到了行賄的數額標準。

那么,為了調動工作而給予國家工作人員財物,是否屬于“為謀取不正當利益”呢?根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行賄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法釋〔2012〕22號),行賄犯罪中的“謀取不正當利益”,是指行賄人謀取的利益違反法律、法規、規章、政策規定,或者要求國家工作人員違反法律、法規、規章、政策、行業規范的規定,為自己提供幫助或者方便條件。違背公平、公正原則,在經濟、組織人事管理等活動中,謀取競爭優勢的,應當認定為“謀取不正當利益”。調動工作本身不屬于“不正當利益”,但是趙某為了外甥女林某調動工作,賈某為了自己調動工作,而給予國家工作人員財物,這屬于違背公平、公正原則,在組織人事管理等活動中,謀取競爭優勢,這就屬于謀取不正當利益。

從上述兩項分析可以看出,無論從行賄目的,還是從行賄數額來看,賈某和趙某都構成行賄罪。

因被勒索給予國家工作人員以財物,沒有獲得不正當利益的,不是行賄

我國刑法第三百八十九條第三款規定:“因被勒索給予國家工作人員以財物,沒有獲得不正當利益的,不是行賄。”

那么什么是被勒索呢?一般認為,根據被索要而給予財物的自愿性程度來看,被索要應該包括三種情形:一是本來就有行賄意圖,只不過在其有具體的行賄行為之前,另一方即主動索要財物,被索要人的給付并不違反其意愿,即具有自愿性。二是本來沒有行賄意圖,但是在另一方索要之后,被索要人考慮到對方可能給自己帶來的利益,迅速和對方就“我同意給錢、你給我提供幫助”達成一種合意,在此種情況下,因被索要而給付仍然具有一定程度的自愿性。三是被索要人沒有行賄意圖,在另一方以威脅、要挾的方式索要財物后,為避免傷害或不利影響而交付財物,在此種情況下因被索要而給付完全沒有自愿性。很明顯,第三種才是真正意義上的“被勒索”。

賈某的領導和陳某都沒有達到勒索的程度

賈某的領導說“事情需要協調,很多地方需要打點”,本文案例中陳某稱“事情不好辦,需要花錢”,是否屬于“勒索”?

趙某為了讓陳某幫忙安排其外甥女林某進入甲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系統工作,而送錢給陳某,要么屬于本來就有行賄意圖,被索要人的給付并不違反其意愿,要么屬于本來沒有行賄意圖,但是在另一方索要之后,被索要人考慮到對方可能給自己帶來的利益,就和對方達成合意,總之,陳某所說的“事情不好辦,需要花錢”,沒有達到勒索的程度。所以,趙某為了謀取不正當利益而給予陳某10萬元錢,符合行賄罪的構成要件,應當以行賄罪追究刑事責任。

基于同樣的道理,賈某的領導說“事情需要協調,很多地方需要打點”,也沒有達到勒索的程度。所以,賈某為了謀取不正當利益而給予領導8萬元,也應當以行賄罪追究刑事責任。

透码观当天是何生肖 甘肃十一选五开奖走 河南仲乐麻将官网 3g8波手机比分 福建体彩网22开奖公告 奥门男足即时赔率 甘肃快3 河北十一选五登录 捷报比分直播手机版 竞彩篮球大小分 广东十一选五人工免 昆山百搭麻将胡牌后抓马 恒牛所 3d今天开奖号码 北京麻将在线游戏 贵州11选5开奖号 辽宁35选7走势图历史开奖号